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八卦 > selina近况“雷神”向左“天神”向右 天神娱乐能否实现自我救赎?

selina近况“雷神”向左“天神”向右 天神娱乐能否实现自我救赎?

2019-12-07 15:15

    本报记者 李勇

    近日,记者来到天神娱乐在北京青年路达美中心的办公中心,见到的是一片井然忙碌景象。

    自10月初管理层更迭以来,天神娱乐新任管理团队左右出击,两个多月的时间里,先是与相关政府部门携手打造电竞产业园区,又积极化解债务问题,取得部分基金管理人对管理费用的豁免,而仅此一项就将增加公司2019年度合并利润超8000万元。

    不过,自2018年爆发危机以来,天神娱乐经营状态至今仍不容乐观,截至2019年三季末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.38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滑44.46%,扣非净利润亏损4.86亿元,较上年同期减少413.87%。三季报中,公司预计2019全年亏损8.5亿元至10.5亿元。业绩连亏之下,2020年对于公司就尤为关键。到底是“雷神”,还是“天神”?新任管理团队能否带领公司走出困境,实现自我救赎?市场在等待答案。

    扩张

    天神娱乐发迹于游戏,前身为北京天神互动,在2014年借壳科冕木业实现上市后,就走上了一条急速扩张之路。

    2014年10月31日,完成借壳才一个多月的天神娱乐宣布重大事项停牌,不到四个月,全资子公司天神互动实现对为爱普的收购,上市公司业务扩展到智能移动终端管理和互联网应用分发服务方面。

    时至今日,为爱普不仅仍为公司贡献稳定的利润,也为其他业务提供支持和协同。收购为爱普让天神娱乐尝到扩张甜头,自此,公司陆续通过十余起外延式并购,意图实现从单一的游戏公司向泛娱乐化矩阵的转型。

    2015年,天神娱乐并购了妙趣横生、雷尚科技,拓宽游戏板图。2016年收购合润传媒,搭建广告平台;收购幻想悦游,将游戏板块拓展到海外;收购一花科技,持股无锡新游等进一步扩大游戏业务,持股微影时代、工夫影业,开始向泛娱乐整体布局……

    自2014年借壳上市到2017年,天神娱乐收入、净利均保持高速增长。披露数据显示,2014至2017年,天神娱乐收入分别为4.76亿元、9.41亿元、16.75亿元和31.01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2.32亿元、3.62亿元、5.47亿元和10.2亿元。天神娱乐依托自身发展以及外延式扩张,成为中国互动娱乐产业中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。

    “互联网企业如果安坐江山,就是不思进取。”在2017年4月份召开的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上,时任董事长朱晔仍坚信要积极进取,并表示从专注优质游戏研发,到抢占互联网渠道平台,再到对影视、娱乐文化领域的高度专注力,天神娱乐打出了外延式并购组合拳。认为公司在泛娱乐行业的参与度、聚合力上已经具备相当实力。

    不过,两年之后,朱晔在一封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反思:“我错了。我选择了通过外延式并购发展的路径,而不是做好内生性发展,找到真正的壁垒和护城河。对于公司而言,增长很重要,但基于壁垒和护城河的增长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    “朱晔并未经历完整的行业周期,当初游戏正处于高增长风口,第一笔对为爱普的收购又较为成功和顺利,都为后期的冒进打下伏笔。”对于天神娱乐前些年的激进扩张,有熟悉公司的知情人士如此分析。

    冒进

    对市场的敬畏说起来简单,真正能在燥热的狂奔中冷静下来,却并不容易。

    在2017年4月份召开的一次股东大会上,朱晔曾表示公司的管理层不仅保持战术的勤奋,更坚持战略的审慎。将挖掘更多细分市场龙头、或具有隐形冠军气质的创业团队,进而构建具备完整产业生态的平台型娱乐集团。

    一年多之后,朱晔不得不正视公司正面临的困难。

    “行路者方知路之多歧,市场的起伏和政策的调整,让天神娱乐近年来的产业布局受到考验。特别是在资金面趋紧的大背景下,企业融资也面临诸多挑战。和行业一同成长的天神娱乐,也无法回避行业的阴晴圆缺,无法否认正在经历的挫折与前方的难关。”辞任公司董事长时,朱晔曾在一封内部信中这样感叹。

    财务数据显示,2018年一季度,急速扩张带来的隐患就开始显现,天神娱乐出现借壳上市以来的首次单季业绩下滑。增收不增利,业务间的融合也未如预期。而后这一年中,各种坏消息纷至沓来。

    2018年5月9日,朱晔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2018年6月8日,鹏元资信评估对17天神01债的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。2018年9月12日,朱晔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。2018年9月21日,天神娱乐公告1.35亿元银行贷款出现逾期。再后来,为缓解资金压力,公司开始处置金融资产。股东石波涛持股触及平仓被动减持。2018年10月18日,朱晔、石波涛解除一致行动关系,天神娱乐进入无实质控制人阶段。

    “我犯了冒进的错,且盲目地看好影视和游戏市场,加大了行业的投资和整合力度。”后来,朱晔在给股东的公开信中表示,“未曾料及当市场突变时,才发现自己如此之脆弱。”

    2019年1月底,天神娱乐发布业绩修正公告,预计计提商誉减值、预计对基金出资份额计提减值准备以及预计承担的超额损失等原因,预计2018年亏损73亿元至78亿元。

    “这哪里是‘天神’,简直就是‘雷神’。”对于公司的大额预亏,有投资者哭诉简直就是天雷滚滚。

    2019年4月30日公司披露的年度报告显示,2018年天神娱乐巨亏71.51亿元,冠霸当期A股亏损榜。

    争执

    “天神娱乐上市以来的每一次外延式发展,都经过了我与公司管理层的深思熟虑,绝非贸然激进。遗憾的是,我们对行业市场、资本市场波动性的预判不够充分,更无法干预相关政策的疏严。希望天神能迎来‘全新血液’的注入,在崭新的产业土壤中,尝试迈出她的另一段征程。”辞去上市公司职务,仅留任战略顾问后,朱晔在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,“我不会减持天神娱乐股票,并增加了锁定承诺,与大家共同成长,并对天神的游戏业务继续倾注心血。”

    朱晔辞职后,杨锴当选非独立董事,2018年10月9日的董事会上,杨锴当选新一任董事长。

    然而沉疴在身,积重难返。杨锴在任的不到一年时间里,天神娱乐各项状况并未得到明显改善。